夜夜夜夜夜

最近锤石深度中毒(〃▽〃)神都救不了我。
爱家教,也爱火影;打lol,也玩求生。
单机最近是ac,火影4以及各种性向的avg。
同人只看bg跟gl……咳咳,bl抱歉有点心理阴影Orz不好意思

我现在就想说,虽然我不是edg粉,这几天各种消息看的也快路转黑了,但是也请你们别真的0-6回来,先不说粉丝的感受什么的,我希望你们打完比赛能对的起自己。

RNG加油,EDG加油,WE加油。

愿各位选手武运昌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...

今天看韩国网友的评论:我觉得edg打不过的原因可能是,时差和饮食的问题。
看的我反手想给这位友人上250碟泡菜。

完整版原创人物塑造45题

你的铃堡:

请随意使用,只需标注来源



1 在300字以内,介绍一个原创人物的设定。(包括性格,外貌,特点,职业,生平等)



2 分析他/她/它的成长环境与经历对他/她日后性格造成的影响。即,如果不在该环境中成长,他/她/它会失去或增加什么性格特质?



3 写一个他/她/它童年期的生活片段。



4 写一个他/她/它老年期的生活片段。如该人物英年早逝,请发挥想象。如该人物长生不老,请随意选取一个足够年长的阶段。



5 分析他/她/它的成长环境与经历对他/她/它爱情观的影响。...



去年的时候开了一个锤卢赛3p的脑洞(不是这样的
吸血鬼猎人卢锡安和赛娜,吸血鬼锤石。赛娜被抓去初拥成为吸血鬼,刻意被锤石放水让卢锡安救走…………emmmm……卢锡安想带赛娜回到教团寻求帮助,结果被教团视为敌人什么的……

话说回来我为什么要这么欺负从小信仰圣光的人…………emmmmm

然而我当时写了3章不到就坑了……噗……现在想填坑不知道还填不填得上

一个七夕不可描述的超速车 烬x你


疯狂翻车,我很蓝受真的,本来想发了就溜的。
---

……r18
……ooc
……凑合看别打我,可能写的时候已经没有脑子了。
……灵感源自微博

http://articles3.weico.cc/article/8900781.html
这个链接就是意思意思……点评论那个

Ironaids:shadder, I made something for you

Ironaids:Ŝħąđďęŗ2ǩ

shadder2k:OMG. Thank you.

所谓哥哥给弟弟的礼物(x

一篇没写完的大概也没有以后的mercykill

写不下去了的原因是,我不知道他们成为情侣之后会如何相处。因为我有社交障碍,我想象不出那种情景。之前写过的两篇全部都是暗恋性质的…………就写的很流畅。
和一个人谈了场恋爱,感觉我这个人还是没有什么长进。
对不起。原本是圣诞节前就该写出来的东西……就这么坑掉了。

今天是平安夜。
加布里尔·莱耶斯拎着五颜六色的沉甸甸的袋子进家门的时候,听见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,橙黄色的灯光映在沾染雾气的浴室门的毛玻璃上,显出阵阵暖意,给人神迹显现的错觉。说不定他应该把浴室门换成透明玻璃,反正这个公寓也只有他们两个人住。

他很庆幸他的女友安吉拉·齐格勒还是按时回来了,没有飞机延误,平安落地,...

短小的一点东西。看了新英雄卡蜜尔的短篇小说之后的一点脑洞。
无论如何,我都希望她能多少留下一点身为人类的东西。

“尽管您曾经烧掉了它,但我……还是凭借记忆画了出来。”黑色的卷发随着他递上画像的动作微微摇晃着,我的注意力被吸引去了不少。也因此没能第一时间关注到油纸上的内容。
纸面上是一个漂亮的女人,浅色的长发披散着,笑容甜蜜。
“你做了多余的事,孩子。”我的语气平静,可海客斯水晶在此时却不受控制的震颤起来,发出细微的嗡嗡声。
“是,夫人。”他低下头。
即使他不坦白,我也能一眼就看出这不会是哈基姆的作品。他太低估强化人的记忆力,尽管他很细心的竭力模仿了他叔叔的画作,线条有力,画面整洁,明暗细腻,可他毕竟不...

[LOL]Beloved Brother 2(Taric×Lux)

手机码字所以没格式了,也没捉虫……
懒了一个月终于在12月份大姨妈肚子疼的第一天憋出了这篇坑爹文的第二章……现在处于不知道什么时候完结想到哪写到哪的状态……好像文风都不太一样了……
话说这cp是不是该叫什么星光组了……我乱说的。

被无数马车行人踩过的坚实黑土道路还有些湿滑但还算平坦,深棕色头发的男人却步履艰难的前进着,他已经不记得自己走了多久了。与离开时光鲜的衣着和痛苦的内心截然相反,现在他虽然看上去狼狈不堪,心情却是轻快许多。

塔里克抬头望向天空,自离开巨神峰之后他就多了这个习惯。然而现在不是夜晚,也没有星光。天光依然明亮,却不温暖。冬日里的太阳总显得苍白无力,天空是湛蓝深邃的,云朵洁白且...

[LOL电竞]Lunatic(草莓×若风)


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*800万分OOC

*卡了一星期终于可以写别的了

禹景曦睁开眼的时候仍是深夜,只是视线掠过不久前刚换上的厚窗帘时,从暗黄布料缝隙里泄露的亮光在晦暗不明的视野里分外醒目。他有一瞬间以为天快亮了,而随着手机的液晶屏亮起幽暗的光,上面的数字正明明白白的告诉他,现在不过才2:40。以正常人的经验来讲,这时候果断沉进床铺继续呼呼大睡才应该是正解。但禹景曦不想这么做,他好不容易才从一个混乱纷杂的梦境里抽身,他恐怕躺下又会陷入同样的梦魇。仅是这么想就让他感到一种微妙的惶惶不安。

他伸手摸向床头柜,碰到台灯的时候手在开关上停顿了一下,最终还是滑向了桌面上的黑框眼镜。

其实在昏...

1 / 5

© 夜夜夜夜夜 | Powered by LOFTER